发新帖
查看: 74|回复: 0

小伙抢劫,,朋友拿赃款隐姓埋名,20年后男子出狱找上门遭杀害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0

帖子

0

积分

青春男女

Rank: 1

积分
0
发表于 2017-10-25 06:01:21 显示全部楼层
故事:小伙抢劫,,朋友拿赃款隐姓埋名,20年后男子出狱找上门遭害
克莱恩曾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恶棍,而且穷困潦倒,可后来却一下子暴富起来,成了腰缠万贯的大亨。自从有了之后,克莱恩便把家迁往一个偏僻小镇,在那里过起了,自在的上等人生活。
克莱恩很喜欢出游,经常一去就是数月,甚至半年。这回,他去了一趟南美洲,四个月之后才回来。
刚踏进家门,仆人就告诉克莱恩说,在他走后不久,就有一个自称是他老朋友的人来找他,并且天天来这里等他,现在那人正坐在楼上的小客厅里,在与他的妻子聊天。
克莱恩听了心里觉得奇怪:这个人会是谁呢?他心怀疑虑地上楼,果然看到有个穿着普通的中年男子正背对他坐着,在和他妻子说话。
妻子看到克莱恩回来,高兴地扑上来说:“亲爱的,你总算回来了!快看看,是谁来了?”她一边说,一边指指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。
中年男子此时已经从沙发上站起身来,可是当他转过脸来时,克莱恩脸上却突然闪过一丝惊恐之色:“你是汉……”
“没错,老兄,我是汉斯。”中年男子朝克莱恩微微一笑。
克莱恩浑身僵住了。
这个名叫汉斯的中年男子,的确是克莱恩的老朋友,早在二十年前他们就认识了,两个人臭味相投,曾在一起干过不少见不得人的事。最严重的一次,是两个人去抢,里的运钞车,这也正是克莱恩后来暴富的原因,但汉斯却因此进了监狱,不过汉斯并没有把克莱恩供出来,而是自己一个人坐了二十年大牢。
克莱恩本以为自己搬到偏僻小镇,这辈子应该再也不会见到汉斯了,没想现在汉斯竟大模大样地站在他面前。克莱恩只好挥挥手把妻子打发走,然后在汉斯面前坐了下来。
汉斯大发雷霆,把克莱恩臭骂一通,说他是忘恩负义的小人。汉斯说,他现在来找克莱恩,就是要一大笔,作为他这二十年,的补偿。他告克莱恩,如果不答应这个条件,那就让克莱恩也去尝尝坐二十年牢的滋味。
克莱恩心里明白:即便是把自己所有的都给了汉斯,也难保汉斯不会把他们一起去抢劫,的事说出去,到头来自己还是会落得个,的下场。最好的办法,就是让汉斯永远闭上嘴巴。
但克莱恩表面上一点不露,,他笑着对汉斯说:“好吧,我答应你,这确实是你该得的。不过,我一时哪有这么多?你给我三天时间吧,到时候我一定把给你送去。”
汉斯怀疑地看着克莱恩,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你可别给我耍花招,三天后你要不把送来,以后就别想太平!”顿了顿,他又朝克莱恩一伸手,说,“你现在得先给我些,我住在镇上,利客店,已经三个月没付房租了。”
“兄弟,我刚回来,口袋里没剩几个子儿。你放心,三天后我一定把给你送去,到时候你再还房租也来得及。凭咱俩多年的交情,我哪能,?”克莱恩不想在一个快要被闭嘴了的人身上花任何。
转眼就到了第三天。那晚,克莱恩换了一身外套,又在脸上贴上假胡须,头上戴顶鸭舌帽,乔装一番之后,提了一个黑色的箱子,从后门悄悄溜了出去。
克莱恩很快来到镇上,利客店,客店老板娘是一个泼辣女子,此时她做梦也不会想到,眼前这个大胡子就是她平时认识的衣冠楚楚的克莱恩。老板娘一听大胡子说找汉斯,嘴一撇算是指了方向,没给他好脸色。
克莱恩心里暗自好笑,来到汉斯,后,当他把手里那个黑箱子打开,把里面的一捆一捆摆在汉斯面前时,汉斯忍不住乐得眉开眼笑。
克莱恩从衣袋里掏出两支雪茄,点燃了,递给汉斯一支,说:“兄弟,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?抽支烟,提提神,好好盘算盘算怎么用这些吧……喔,我进去方便一下。”他说罢,就一头朝卫生间冲去。
等克莱恩从卫生间出来,汉斯已经昏倒在了地上,因为克莱恩刚才给汉斯抽的那支雪茄,事先已经在里面放了,粉。
现在,克莱思要考虑的是:用什么方式来解决掉汉斯。
汉斯包下的这个客房,是比利客店里最豪华的套房,,里配置了家庭生活的,设施和用品。为了制,象,克莱恩从口袋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手套戴上,然后从酒柜里拿了一瓶烈酒和一个玻璃杯,将烈酒灌进汉斯的嘴巴,又留了一点在杯子里,再让汉斯的手在酒瓶和酒杯上留下指纹,随后就把他拖进卫生间的双人浴缸里,头朝下按着,拧开了水龙头。
不过克莱恩把水龙头里的水放得很小,这样就可以让汉斯在身体被水浮起来之前就先闷死在水里。估计不消二十分钟,汉斯就会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世界,从此就再也不会对克莱恩造成什么威胁了。
做完这一切后,克莱恩从卫生间里拿了块毛巾,倒着步子走出来,将自己留在地上的脚印擦干净,直到退出客房。这一切,他做得是那么天衣无缝,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在现场留下任何蛛丝马迹,察们一定会认为汉斯是喝多了酒,才会不小心在洗澡的时候被淹死。再说了,察似乎也犯不着去为一个来历不明的流浪汉大费心机。
克莱恩重新提着那个黑色的箱子下楼,当走过老板娘身边的时候,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,匆匆打开箱子,从里面抽出几张钞票递给老板娘,然后迅速扣上箱盖,对老板娘说:“我刚才在楼上跟我的朋友谈完一笔生意,他有些疲劳,说要洗个澡,然后睡个好觉,所以请不要去打扰他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对他说。”
但是克莱恩刚才匆匆打开箱子给老板娘拿的时候,老板娘已经瞥见箱子里放的是什么了,所以接过之后,就对克莱恩说:“先生,知道吗?您楼上的这个朋友,欠了我三个月的房租,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……”
克莱恩听了把脸一沉,瞪着眼睛告老板娘说:“夫人,要知道,得寸进尺可不是什么好事!”说完,提着箱子走出了客店。
克莱恩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去了一个废弃的地窖,他已经事先在这里准备了给自己替换的衣服和鞋袜,以及另一只同样款式的黑色箱。他把所有可能引起方怀疑的东西全部烧成了灰.然后才抄小路从后门回到了家里。幸运的是,他在干所有这一切的时候,没有碰到任何人,这让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
第二天一大早,克莱恩就来到了街上,虽然此时汉斯应该已经去见上帝了,但克莱恩还是想确认一下。他故作悠闲地在大街上走着,亲热地与路人打招呼,当快要走到比利客店时,突然他发现长正迎面走来,不由心里一惊。为了不至于引起长的怀疑,克莱恩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去。
两人见面后互相寒暄了几句,克莱恩发现长原来是在街心,锻炼身体后跑步回去经过这里的,紧绷的心这才松弛下来。
可就在这时,只见比利客店的门“咣当”一下被撞开了,老板娘神情慌张地从里面冲出来,一眼看到长,就像看到救星一样嚷嚷起来:“长先生,不好啦,我……我不得不打扰您一下,您……”
“夫人,请不要紧张,慢慢说,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长和颜悦色地问道。
站在一旁的克莱恩心中暗自窃笑,从老板娘恐惧的表情中,他断定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。
只见老板娘定了定神,对长说:“长先生,我刚才上楼去向一个房客收房租,他在我这儿住三个月了,却没给过我一个子儿。我敲了好长时间的门,里面始终没有动静,我以为那家伙跑了,就叫人去把门撞开,没想进去一看,满屋子都是酒味,那房客竟一动不动地趴在卫生间的浴缸边上……”
“他死了吗?”克莱恩着急地问,但话一出口他就马上后悔了,这个问题该由长问才对呀。
老板娘瞥了克莱恩一眼,结结巴巴地对长说:“长先生,我……我可没有他,您不知道,房……,里满是……酒味儿,他会不会是因为喝……喝太多了,才……”
“那好吧,我们一起去看看。”长打断了老板娘的话,抬腿走进了比利酒店。
克莱恩忍不住跟了进去,脸上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。
上楼的时候,长问老板娘:“这位房客叫什么名字?登记了吗?”
老板娘鸡啄米似的点头:“怎么会不登记呢?他叫汉斯,不用查我也记得住他的名字。对了,长先生,我还要说件事儿,昨天晚上,有个人说是这房客的朋友,来找他谈生意,临走时还塞了点给我,叫我晚上别去打扰他……我看到,这朋友的手提箱里都是……”
克莱恩一听老板娘这么对长说,心跳突然加快起来:,,难道这娘们发现什么了?再想想:不可能呀,如果真是那样,她怎么会当着我的面对长说这话呢?
其实克莱恩完全忘记了,他昨天是乔装去,利客店,老板娘现在怎么可能认出他来?
这时,老板娘还在喋喋不休地对长说:“长先生,那家伙要真有和他朋友谈生意,干吗不爽爽快快付我房呢?这不明摆着是存心赖账吗?哼,我也有法子对付他,我……”
“你有什么法子?”克莱思迫不及待地追问道。
老板娘得意地说:“哼,他朋友前脚刚出门,我立刻就把他,里的供水阀门给拧死了。他朋友走的时候说他在洗澡,我就想教训他一下……啊!”
老板娘说到这儿,突然朝克莱恩惊叫起来:“先生,您怎么啦?”
只见克莱恩此时两只手捂着胸口,已经倒在了地上……
游客,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新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kanwn.com - 你的最爱

GMT+8, 2018-4-19 19:33 , Processed in 0.153616 second(s), 24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Tamplated By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